777老虎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04|回复: 0

清晨艳遇记

[复制链接]

3454

主题

345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等待验证会员

积分
10364
发表于 2020-12-3 17:36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最近一个案件搅的我是头昏脑胀。

查封了某村委会作为被执行人的一批价值二十万元的树木后,有个评估、拍卖的过程,按说这个过程需要时间,但是时间不会太长,撑死了有个个把两个月搞定。我原来以为在这期间会出什么幺蛾子的,确实没有,进行得相当顺利。我当然很高兴。然而在买受人取得树木的所有权,交纳了育林基金,办理了砍伐许可证后砍伐树木时却遇到了严重阻力——当地的老百姓受人煽动起来阻止。我屡屡出面做工作,老百姓就是不让砍伐。案件执行一时陷入僵局。

申请执行人虽说是位年近半百的人类灵魂的女工程师,却不是半老的徐娘。她个头不太高,模样瘦黑,但精神十足。她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方面相当执着,只要有暇,她就亲自来盯我,催促我加快加大执行力度,不时还语重心长地指点我应该怎么怎么办案,多拘留那些闹事的人后就可以顺利执行了,搞得我是哭笑不得。

其实,执行中依法强制交付固然可以,像她说的那样也完全可以,但如果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,找到开锁的钥匙,根本不必要大动干戈,社会效果会更好。

有天,她在我办公室泡了一整天,我看她看得眼晕。临下班时她对我诚恳地说:“明天我没课,还要来,具体怎么执行咱俩再好好仔细商量商量。”我赶紧说:“明天我要下乡执行,我手里大几十件案子,得穿插进行。”她很善解人意,频频点头说:“我知道,我知道,你们起早贪黑很辛苦!”

我们每天干什么,什么时间干,基本上由自己决定,自由安排时间。我决定第二天起个小早,和驾驶员、法警交待五点准时出发。

单位坐落于一个较大的居民小区的北侧。在单位北侧的马路对面是一大块拉着围墙的空地。

暮春时节天亮的较早,赶巧那天上起了不大不小的雾气,即使有路灯视线也不清晰。四点半我就步行往单位去,在离单位大约二百米的地方,瞅见不宽的马路另一侧有个模糊的人影,形态颇像“女工程师”。我当时心里就泛起了小嘀咕,不会吧,她能起这么早到单位堵我?完全没这个必要嘛,又不是不给她办,只是得瞅准合适的时机,蛮干只会导致问题的复杂化。

我稍稍停下脚步,下意识盯着身影看,却越看越像她。有人透露风声?不可能啊,除了我们三个知道,没别人知道,而且我通知时,只有他俩在场。难道是那俩狗东西故意出我的洋相?完全有这可能!想到他俩平时嬉皮笑脸的德行,再加上自己平时一贯拿他俩开心取乐,我倒是相信了自己的这个无奈的判断。活该!我偷笑着轻轻叹口气。

那人本来是和我对面走的,看见我后她停了下来。就在我和她要擦身而过时,她向我转过身,使我的的疑虑大增。不是她谁还会如此这般的对我感兴趣?!要不就是撞见鬼了!呵呵,我自己偷偷地笑了。

假装没看见,我没理会她,继续往前走,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她的动静。果然,她跟过来了。应该就是她了。我不由自主地叹口气。也许她也不确定就是我呢,否则我们是相当熟悉的人,她直接喊我就是了,用不着特务似的跟踪。

走到往单位去的路口我转弯了,转弯后微微侧着头,看见她在路口犹豫一下,跟着我就过来了。这时候我依然不能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就是女工程师。我决定进一步考察考察,于是擦过单位门口往小区的围墙外走。她排球比分,不紧不慢地跟着我。我知道前面不远围墙有个豁口。我钻进豁口,毫不犹豫往里走去,边走心里边得意,看你还跟不跟了,我才不管你是不是“女工程师”呢。

我穿过小区,从小区的北门洋洋得意地往单位去,老远看见那个人在单位和马路的丁字路口站着。我心里来了劲,看看今天这位到底是何方神圣。我停下脚步,往北边空地围墙的大豁口走去。走到豁口,我停下来回头张望,只见她也跟了过来。我进入院墙,顺着院墙往前走了大约一百米,她竟然执着地跟了过来。我索性停下脚步回转身,目光死死地盯着她渐渐逼近的身影。近了,近了……确实不是“女工程师”。我心里没来由地觉得自己很好笑。

这时候天光进一步放亮,雾气散去不少。

终于,她来到我的跟前,在离我三四米的地点站定,神态很有些怯怯的。上下打量一番,觉得她长得比女工程师年轻不少,身体略显丰腴,肤色也不错,一头披肩的长发,风姿很有些绰约。还行,我心里实事求是评价,但却没敢掀起哪怕一丝的涟漪。她看我的眼神痴痴的,我奇怪的同时又没声气地质问:“大清早的,你老跟着我干什么?”她似乎有些胆怯地说:“请问第一中学在哪?”听她这话我气不打一处来,我没好气地说:“你毛病啊,问个地点至于这样么?”

我于是耐心详细地告诉了她。

然后,轻轻松松的,我往单位走去,她还是不远不近地跟在我后边。穿过马路就是单位,她也跟过了马路。我不管她,只要进了单位,大门就把她挡住了。我喊醒门卫开门正要进,她快步走到我的身后,伸手一把紧紧地捽住我的衣服后襟。我猛地回头,践踏目不转睛地盯着我,盯得我毛骨悚然。我猛地打开她的手,厉声质问:“你要干什么?”她停顿一下,似乎很有些诧异,颇似热恋中的情侣受到贸然打击。犹豫几秒钟,她怯怯地说:“你给我梳梳头呗!”

“滚!”

我一声怒吼之后扭头就走进大门。门卫在一旁“嗤嗤”窃笑着把门关上了,只留下怔怔的她立在门外。

我扭头望望窃笑的门卫,然后有些不解地继续往楼上走。门卫在我后边悄声说:“她是个花痴,早早晚晚的经常在这一带晃悠,你不知道?”

我知道什么我知道?

想到一大早被一个“花痴”调戏到如此,我“扑哧”笑出了声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